文章閱讀頁通欄

一文道盡BTC、BCH、BSV到底在爭什么

來源: 白話區塊鏈 作者:奮筆疾書的老白
前段時間,BSV 從 50 多美金,一路攀升至最高 250 美金,一個市值數十億的主流幣,硬是走出了小盤子山寨幣的洶涌之勢!微信群里的許多聲音也從“CSW 就......
前段時間,BSV 從 50 多美金,一路攀升至最高 250 美金,一個市值數十億的主流幣,硬是走出了小盤子山寨幣的洶涌之勢!微信群里的許多聲音也從“CSW 就是個騙子”、“BSV 就是空氣公司幣”,逐漸轉向“CSW 就是中本聰”、“BSV 才是真的比特幣”等等。

雖說這些言論略帶調侃,但足以可見普通投資者的“信仰”分分鐘可以改變。

作為白話區塊鏈的用戶,更希望你能夠擁有自己的邏輯與判斷,而不只是跟風指責 CSW 或是支持 CSW。或者說,忘掉 CSW 是不是中本聰這件事,單純來看 BTC、BCH、BSV 到底在爭什么,“比特幣”這個物種你所期待的未來究竟在哪?

(注:因為 BTC 和 BCH 很多人非常熟悉,而對 BSV 不太了解,所以篇幅上 BSV 可能會略多,但文章會盡量保持客觀)

1. 分叉之路

大多數人或許對三者的分叉之路并不陌生,但以防萬一,還是在這簡單提一下。

比特幣的分叉其實有很多,但所有其他的分叉,包括比特黃金、白銀、鉆石、超級比特幣、比特幣上帝等等之流,并沒有多少價值。幾年過后回看,很有可能只是區塊鏈世界歷史進程中的一些笑料與談資而已。

未來的路線之爭,很可能主要發生在 BTC、BCH、BSV 之上,除非哪天 BTC 真的增發了,那相信 BTC 還會有一個BTC Uncap(上不封頂的增發)與 BTC Original(總量2100萬保持不變)的分叉事件。

BTC 在幾年前區塊容量逐漸接近上限之時,已經就擴容問題討論許久,但作為區塊鏈始祖,BTC 并不像現在 EOS 等項目擁有較為完善的鏈上治理功能。礦工、開發人員、用戶之間的博弈相對混亂,在談不攏的情況下,分叉成為唯一的結局。

于是,在 2017 年 8 月 1 日從 BTC 中分叉出 BCH,將區塊大小從 1M 提升至 8M,號稱自己才是中本聰“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的真正體現。之后,CSW 宣布自己是中本聰,Nchain 集團加盟 BCH,共同為“大區塊 BTC 才是真的 BTC ”這一理念奮斗。

2018 年 11 月 15 日,BCH 內部再次因為 BCH 的未來發展方向出現分歧,導致 BCH 分裂為比特大陸系 BCHABC(前者后來拿回 BCH 稱號)與 Nchain 系 BCHSV(后來命名為 BSV)。

至此,比特幣終于形成三國鼎立之勢。

2. 極簡版區分 

后面的進階版區分,其實都是極簡版的延伸而已,如果你看本文只能記住一件事,就請記住下面這三行:

· BTC:電子黃金
· BCH:電子現金
· BSV:全球賬本

接下來的篇章,將從三個派系底層理念的區別告訴你它們到底在爭什么,以及各自的優劣勢與勝負手。看完之后,支持哪一派,則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了。

3. 底層哲學的分歧

BTC

BTC 的底層哲學主要是由 Core 開發組所把持,拋開 Overstock 要控制比特幣等一系列陰謀論的說法,BTC 的底層哲學,就是“樹莓派版的去中心化”(樹莓派在此可以理解成為普通家用電腦的意思)。

BTC 的目標,是讓一臺普通電腦也可以運行一個全節點,把 BTC 做到真正徹底的“去中心化”。也就是說,只要世界上還有一臺計算機在運行 BTC,BTC 便不可能被殺死。

這種方式固然有其安全和“去中心化”的優勢,但同時因為 1M 的“超小區塊”以及 ASIC 礦機的誕生,導致家用電腦成為節點成了一種“妄念”。

在 2017 年 12 月份之時,BTC 的轉賬費用最高達到過幾十美金,據說還有一位網友的轉賬,整整幾周之后才到賬。至此,BTC 的“電子現金”之路,算是暫時終結了,BTC 成為一個“好看而不好用”的幣種,走上“電子黃金”的儲值道路。

2019 年,閃電網絡開始大行其道,在年初也著實火了一大把,當時的閃電網絡“火炬傳遞”幾乎傳遍了各大微信群。然而,要知道的是,閃電網絡目前只是一個雛形,實際支持閃電網絡的商家少之又少。未來 1~2 年,尤其是明年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前后,會是閃電網絡的關鍵發展時期,具體原因往下接著看便知。

BCH

BCH 的底層哲學是再現“電子現金”這個白皮書標題所體現的含義,因為 BTC 當前的區塊容量,當真是無法擔負現金“支付”這個最為重要的功能。

相對于 BTC 鎖死 1M 小區快和 BSV 無限擴容的底層邏輯,BCH 在底層上顯得更加“靈活”,亦或者說,還沒有找到自己真正的底層邏輯。區塊大小,夠用不堵就行,不夠用了再擴;閃電網絡,看著挺好,暫時不部署但不排除將來會部署;智能合約,覺得不錯,嘗試一下總沒錯。不過,蟲洞和哥白尼開發團隊的解散可以說宣告了智能合約方向上暫時的失敗與告一段落。

從近期 BCH 的發展路線來看,又有回歸純粹“電子現金”的意圖。這或許是好事,找到一條路線,并堅持去實現它,才至少有資格參與這場三國爭霸。搖擺不定,找不到一個主心骨,終究是落了下乘。

BSV

BSV(BSV 之所以叫“中本聰愿景”,是有原因的,在此會做簡要論述)

BSV 的底層哲學是“協議鎖定+自由博弈+無限擴容”。

因為要做的是全球賬本,而非電子現金或是黃金,所以 BSV 的發展路線主要是針對 To B 市場,想要做出真正可以吸引大公司和機構可用的區塊鏈,或者說,一個穩定協議,不可篡改的全球賬本。

因此,必須先擴容區塊大小,一個 G 是起碼,未來會有 TB 級別的擴容計劃。

至于這個全球賬本的野心,在 BSV 上叫做 Metanet,終極目標是把當前互聯網當做側鏈,形成一個價值網絡,進行數據的傳輸和存儲,且不可篡改。簡單來說,就是 BTC+ETH+IPFS(Filecoin),基本上萬鏈歸一的節奏。

對于此,在中本聰早起的帖子里,可見一斑:

這段中本聰的帖子大意是說:

比特幣的性質是這樣的,一旦 0.1 版本發布,核心設計在其整個生命周期中都是一成不變的。因此,我想設計它以支持我能想到的每種可能的交易類型。問題是,每件事都需要特殊的支持代碼和數據字段,無論是否使用,并且一次只涉及一個特殊情況。這將是一個特殊情況的爆炸。解決方案是腳本*

付款接收方在腳本上進行模板匹配。目前,接收方只接受兩個模板:直接付款和比特幣地址。未來版本可以為更多事務類型添加模板,運行該版本或更高版本的節點將能夠接收它們。

該設計支持我多年前設計的各種可能的事務類型:托管交易、保稅合同、第三方仲裁、多方簽名等。如果比特幣大量涌入,這些是我們將來要探索的東西,但它們都必須在開始時設計確保以后可以。”

很多熟悉比特幣代碼的開發者包括礦工有一個洞見,與中本聰在帖子里所論述內容一致:

“如果只是轉賬的話,完全可以把可能用到的轉賬的方式固化成幾種類型,完全不需要弄出一個腳本系統來,既麻煩還可能引入問題。

絕大多數指令,也很容易看得出來,不是單純為了轉賬。所以比特幣從最開始設計,就不是單純為了儲值、轉賬這些功能。

而自由博弈,則是鼓勵 ASIC 礦機等專業化 PoW 技術的提升,讓整個挖礦產業形成真正的自由資本主義,唯一的準入門檻就是技術進步與資本競爭。理想化的“礦業”,是由擁有先進礦機集群與超級網絡接入的數據中心來形成“小世界網絡”。

在效率與去中心化上達到一個平衡點,而這個平衡點由市場自由競爭出來,并非開發團隊設計或是指定。關于這一點,中本聰之前的帖子其實也表述過類似的想法,大意如下:

每個用戶都是網絡節點的當前系統并不是規模擴大之后的標配。這就像每個 Usenet 用戶運行自己的 NNTP 服務器一樣不可取。該設計支持讓用戶成為用戶。運行節點的負擔越多,節點就越少。最終的節點們將是大型服務器集群,其余的將是僅執行事務而不生成的客戶端節點。
 
4. 分歧的根源:不同的解讀 

在剛才的底層之下,其實,還有更深一層次的最底層哲學,即:比特幣的價值,究竟源自何處?

在這一點上,BTC 與 BCH 的最底層哲學是一致的。BTC(BCH)本身的價值呈現,是“貨幣”,成為貨幣(支付功能+儲值功能)既是 BTC(BCH)的初始形態,亦是它的終極形態,其價值來源主要是作為區塊鏈第一個項目,十年積累的巨大共識和“不可殺死”的能力。

BSV 則不認同這一點。BSV 認為,無論是貝殼還是黃金,或者說所有在歷史上擔任過貨幣的事物,首先是有使用價值,然后經過長時間的共識,再成了貨幣屬性。比特幣過去的 10 年,其使用價值的起源,卻是暗網的資金轉移。也就是說,由“地下非法貨幣共識”形成的“貨幣共識”本身,其核心是無法自證,或者說自洽的。

BSV 的最底層邏輯認為,比特幣本身是車輪,全球賬本(Metanet)才是車,比特幣是這個全球賬本上的通用貨幣,其目的是提供這輛車的燃料,維護這個不可篡改賬本的安全以及提供經濟激勵。在有了使用價值之后,才延伸出“通用貨幣”,或者說“錢”的屬性。只是在造車的時候,需要先造輪子,有了輪子之后,才上車架。

還有,BSV 也并不認同 BTC 或者說 BCH 對監管的“不友好”,認為區塊鏈技術應該去幫助商業機構,擁抱監管,走合規路線,讓罪惡與證據暴露在陽光之下,區塊鏈之上。

與很多區塊鏈極客主義所信奉的“Code is Law”不同,BSV 認為這個世界很復雜,“Code is Code, Law is Law”。

5. 彼此優勢:勝負手 

在未來 5~9 年內,當前的三國爭霸局面很有可能將會被打破,當前這樣三家并行發展的局面極有可能不復存在,原因很簡單:一切源于中本聰最早帖子里的那句話:

再過一二十年,區塊獎勵變得太小,交易費將成為節點的主要補償。我敢肯定,在 20 年內,交易量(鏈上)會非常大或者沒有交易量。

當前的區塊獎勵是 12.5,一年后減半為 6.25,5 年后是 3.125,9 年后是 1.5625,區塊獎勵幾乎是現在的十分之一,已經不能作為礦工的主要收入來源。那么,屆時比拼的其實就是鏈上交易量與價格。

三者都用的是 SHA256 算法。如果 9 年之內量子計算機沒有威脅到比特幣的話,那么屆時的算力之爭與礦工之爭,將會決定最后的勝利歸屬。如果沒有量子計算機威脅,哪家卻率先決定換算法的話,其實便是宣告了失敗。

那么,從這一點出發,很容易推斷出未來幾年,三家的勝負手分別是什么:

BTC

優勢:無以倫比的巨大共識,絕大多數人眼中“真正的比特幣”,已經開始吸引機構和真正的大資金入場,目前是絕對王者。

勝負手:BTC 要想保持其安全性,吸引足夠的礦工來維護網絡,則必須在幾次減半之前實現以下這兩點中的任意一點,若是兩點都實現,則優勢會變得很大:非常高的價格;閃電網絡大規模普及和商家支持所帶來的足夠多的鏈上交易量。

BCH

優勢:背靠比特大陸這棵大樹,在礦機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當有人不看好比特幣使用價值與擁堵問題,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很有可能是 BCH。

勝負手:BCH 的勝負手,嚴格意義上來說不在自己,而在 BTC,尤其是閃電網絡。原本 BTC 作為黃金,主打儲值,BCH 作為現金,主打支付,但閃電網絡無疑是動了 BCH 的蛋糕。

所以 ,BCH 的勝負手,在于比閃電網絡更有優勢的體驗和更低的手續費,當然更重要的是至少與 BTC 接近的商家支持度。畢竟,若是沒有商家接受 BCH 作為支付手段,作為一個“現金”類貨幣也就沒了用武之地,而單靠用戶之間的轉賬撐不起足夠的鏈上交易量,幾次減半之后礦工手續費會很低。

BSV

優勢:Nchain 的上百個區塊鏈專利,目前熱火朝天的各類應用開發,以及 CSW 是中本聰的可能性。

勝負手:若是拋開 CSW 身份的問題,BSV 的勝負手,其實在于與 ETH、Cosmos、EOS 等底層公鏈在開發成本、使用體驗、安全性、客戶群體等多個維度的競爭,包括 UTXO 與 Account 模型的競爭,小世界網絡 PoW 與 PoS、DPoS 的競爭等等。

至于三國爭霸,最終 BTC、BCH、BSV 誰能獲勝,只能等個幾年才會知道答案。

結語 

在投資界,有一句名言:“投資是認知的變現,你永遠賺不到你認知之外的那部分錢”。

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幫你更好地了解 BTC、BCH、BSV 三家在理念上的區別與爭執,提高自己的認知水平。需要注意的是,本文僅僅是科普,不能作為任何投資的建議。

關鍵詞: BTC  BCH  BSV  
0/300
? 小霸王曾道人